青禾!全真教后援会会长

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
其实我是个好人

最终龙和公主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BE预警!!!!!!!
戏份超少的原创人物注意!!!!!!



退役后的方士谦一直待在北京城里,于是老早就收到了王杰希结婚的请帖。

一直非常高级趣味的魔术师估计是没拗过父母,艳俗的颜色在指间露出一角来,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直要灼伤人才肯罢休。婚期定在两三个月之后的夏休期,新郎官过完生日一脚踏入二十九岁的奔三深渊,新娘子不知道什么岁数、什么相貌,但总归是极其出色的,才能满足王杰希日益严格的择偶标准。

方士谦相当冷静地想,终于等到暗恋即将告终的一天了。

方士谦刚出道不久就因为自身的性格原因被各路黑称为方公举,叫久了之后他的粉也开始这么称呼他,开口闭口我们家方公举,甚至连他本人都已经暗中接受了这个外号。

公举就公举,又怎么啦?我就是骄横,也有人乐意惯着啊?

方公举一面这么琢磨着,一面给三赛季一出道就上位的大小眼找自己讨厌他的101个理由。

今天食堂的阿姨少给我打了块肉,肯定是他教唆的;微草俱乐部外面的流浪猫不理我了,绝对是因为那家伙把自己搞成了个行走的毛线球;最气的还是他一来就代替了林队的位置,让林队不得不离开。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大小眼的错,哪怕对方压根儿没和食堂大妈搭过话,穿衣搭配没考虑过猫祖宗们的感受,更没赶走林杰。

于是他开始在王杰希吃饭的时候刻意坐到他旁边,以期趁其不备抢回本就该属于自己的那块肉;在他撸猫的时候幽幽地走到他身后,时不时地冒出一句“猫比鼠标键盘好摸对吧”。

可惜王杰希这人自第二赛季以来一直饱受黄少天的多重摧残,身心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旁人轻易无法撼动的地步。对方士谦这个人的大部分行为都视而不见,更别说他自以为的那些完全渗透了林杰思想的谆谆教诲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和解根本不存在,因为王杰希从一开始就不觉得两人站在不同的立场里,顶多觉得这个前辈不是一般的脾气差。

看在对方这么珍惜队内友谊的份上,单方面划阵营的方士谦宣布两人就此和解,从此微草正副队要强强联手了。方公举终于抛弃了那身高傲又冷漠的华丽长裙,换上飒爽的骑士装来誓要在王杰希思想的跑马场里任意驰骋神采飞扬。

然后他发现王杰希根本不是思想的跑马场而是思想的飞龙场,他得把自己更新换代一下才能跟上那变化莫测的魔术师,不然只能当被从帽子里抓出来的兔子先生,惹观众发笑。

于是方公举升级成了方神,防风与王不留行并肩站在全明星赛场的中央。

某年全明星赛打到最后场上只剩下了防风、王不留行、夜雨声烦与石不转,看上去旗鼓相当,甚至夜雨声烦与石不转在血量上具有一定的优势。防风没有任何操作地站在原地静止了一两秒,王不留行提防着夜雨声烦随时有可能发起的进攻,一没留神身后的防风拎着斧头就直接冲向了石不转。

那场赢得格外艰难,A队胜利的时候场上最终只有防风一个了,石不转被带走前读了个神圣之火,夜雨声烦趁机带走王不留行后被防风的斧头扫中不幸壮烈,全场哗然。

当天晚上各位选手们年课举重撸串时,早被禁酒的方士谦就着茶多酚大放厥词,畅想假如自己是个dps,联盟可以不用搞了反正冠军被微草承包,换来一片嘘声。王杰希坐在他旁边,拉了下他的衣摆,说你干嘛。

方士谦转头去看他,发现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里像是落满了星辰,明亮而动人。

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个身着盔甲的龙骑士,他的不苟言笑的龙用充满笑意的眼神望向他,作为带回大量猎物的嘉奖。

我帅吗?他突发奇想地问王杰希。

帅,你最帅。王杰希哭笑不得地答道。他抬手似乎想摸方士谦的头,可最后又将手缩了回去。

方士谦于是盯着他的手不移开视线,一直等到回了酒店才又开口说了一句,你这大小眼别老没大没小的啊。

同时他也在心里想,虽然我也不太介意就是了。

王杰希又笑了,他说我知道了,前辈早点休息。

直如方士谦头一次对自己的性向产生了怀疑,因为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觉得王杰希好看了。

这不科学!他在心里哀嚎,再怎么说也要周泽楷的脸吧!

可惜方士谦在别的方面上敢想敢做惯了,偏偏涉及到了感情的时候怂了,一怂就到了退役。

彼时他正坐在王杰希宿舍的电脑桌前,一本正经地和对方商量自己的欢送会应该怎么办。

不然你们一人满足我一个愿望吧?他异想天开到,每个人答应我一件事。

不可能,谁知道你会不会胡来?王杰希立马答道,不过我可以私底下答应你一件事。

方士谦和他对视良久,都说是天蝎座爱恨浓烈,他却觉得自己比别人都要来得淡泊。

那这样吧。他说,你答应我,不在我前面脱团背叛联盟单身汉组织,你要是食言了,要请我们吃一顿好的。

好。王杰希说。

你这也太省事儿了,赌约婚礼合并啊。

把封得严实的厚红包递给王杰希时方士谦笑着说。

王杰希没搭话,只是笑着。新娘子换好了婚纱姗姗来迟,的确是长得极漂亮的,栗色的长发随着她的走动在腰间晃荡,看上去如同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

真好看。方士谦由衷感叹道。

谢谢。王杰希说,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几分,有些和他记忆中烧烤摊上的那个笑容重合了。

公主没有等到她的王子,龙骑士与龙分开离散,现任儿童文学作家方士谦是绝写不出这样的情节的,可他却不得不为自己的故事写下这样的结局。

故事的最后,王子全程没有出现过,龙与公主迈进了婚姻的殿堂,龙骑士独身一人踏上了一条全新的征程,只是他偶尔会想要回头看一下,然后对那些围在他身边听故事的孩子们说自己从前是名龙骑士,只是他的龙不见了。

END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