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全真教后援会会长

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
其实我是个好人

那个打扫罪恶之城的魔道学者是不是想撩我

方王向,北美吐槽君体:-P

 

荣耀吴彦祖!荣耀吴奇隆!求翻牌!

如果能选上那就叫“那个打扫罪恶之城的魔道学者是不是想撩我”!

本人ID防风,男,脸是系统脸跟本题没什么太大关系,他主要是折服于我的技术所以我就不说了,职业守护天使,事情看题目就知道发生在神之领域。

我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那天是个星光灿烂的好日子,我开着小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就想去罪恶之城搞个日常!多正常啊,就像是每一个荣耀玩家会做的那样。

跑图跑了十分钟,一踏进罪恶之城我就感到一阵蛋疼,然后我抬了个头。

工会里那些叫魔道爸爸们男神的姑娘们总是拿“星光下他骑着扫把向你飞来”的场景来给我洗脑,可是你们知不知道,这件事真的发生的时候,有多气人!!!

我一抬头就看见一魔道骑着扫把直冲我脸上飞过来!

他TM的当在玩极限挑战啊!!!落地还有两米空中悬停强制停了下来,而我被他扫把一戳倒飞出去五米!!!!我可去他妈的!!!我当时那个气,开了语音就骂,隔了半天他在近聊里打字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说话啊?我隔这么远听不清楚。

气死我了,辣鸡魔道,辣鸡荣耀。

我:我不管,你撞掉我半管血,站那让我削你。

他:......

我拎着斧头就上去了,结果这个辣鸡魔道居然直接下了扫把!

这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好气啊我要去换个狂剑的号了!

然后这个辣鸡魔道!竟然在原地开始待机了!

你们知道他的待机动作是什么吗?!对的,居然是扫地!!!

妈的扫地!!!

我的信仰都受到了侮辱!!!还说什么呢,自杀回城吧。

然后我斧头被爆出去了。

我在神之领域混了这么多年,爆过装备数十,头一回自杀爆武器出去。

事情还没完,当时有点晚了,罪恶之城都没几个人,我电脑延迟显示只有五十几,就琢磨着回去和那个魔道交涉一下能不能把斧头拿回来。可是等我回去时那个魔道还在扫地,而我的斧头,仿佛一个垃圾,在他的扫把底下,正被环卫工人打扫。

还说什么呢,垃圾游戏,我选择GG.

魔道可能突然良心发现,不扫地了让我把斧头给捡起来,还递给我一个组队邀请。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头脑一时不清醒就点了同意。就想看看他又闹什么妖。

然后,他,开怪了。

你们也知道,罪恶之城这地方,仇恨不是一般混乱,顿时我和他就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只好动用我那36D大奶奶他,免得我俩双双扑街。

我开语音吼他:干嘛呢就开怪!我和你很熟吗?!

他没开,打字:我观你面相觉得我俩颇有缘分,和我一起刷个挂件吧。

然后他二话不说骑上扫把上了天,飞行轨迹稀奇古怪,自己就放生了自己。

这里我想提醒一下各位CD短打击感强的魔道爸爸战法爸爸拳法爸爸们,你们打架是很爽,但能不能回头看一下拼命怜爱你们的奶妈们,有点委屈。

说回来,刷什么挂件啊!大老爷们儿就该去野外打架挥霍青春!!

可我不仅没有退队,还一直帮他加血。

脖子酸痛,头脑不清,可我们那天实在太黑了,在罪恶之城浪了三个多小时,愣是啥都没刷出来。

结束的时候他解散了队伍,又开始待机扫地。

他:你先走吧,我扫会儿地冷静一下,长这么大从没这么黑过。

我:......

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锅,虽然我不是亲友里最黑的而且胸大,但手黑已经成为我的一种种族天赋了,对方圆百里都能造成一定影响,开团从没出过橙装,挂件掉率小于50%我都摸不出来,有点愧疚,下线遁了。

结果第二天我上线的时候看见他在我五米开外的地方用同样的方法搭讪另外一个奶妈,我没忍住,冲过去开了天使威光。

我:你干嘛,有完没完???

然后我俩又组队去刷怪了。这么刷了三四天吧,终于给我刷出来了。搞半天他就是为了刷一个眼罩啊!!!我俩刷了三天!!!好气啊你仿佛在逗我笑!!!

然后他交易给我一个耳钉!是的,一对中的一个!

重点来了啊同学们!

我:另外一个没刷出来?

他:刷出来了啊。

朋友们,你们大声告诉我!这个魔道是不是在撩我!!!

有认识他的人麻烦告诉他,这样是撩不到的!你要送花啊!






这其实是个方神想太多的故事_(:з」∠)_后续没写完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