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全真教后援会会长

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
其实我是个好人

梦中故事

一个有点奇怪的paro
冬天快要来了,写点温暖的吧(๑ºั╰╯ºั๑)
脑洞清奇,无明显cp,欢迎自由心证♥

0.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精神为什么在这里。

他依稀记得自己走了很远的路,独身一人翻越道路崎岖的高山,横渡激流冲荡的长河,最后终于站在了这座大陆闻名的商业之都雄伟的城门下。

城门口处检查通行证的士兵来到他面前,客气地说:“您好剑客先生,请您出示一下您的通行证。”

剑客在自己的背包中反手摸索了一会儿,腰间蓝色的剑鞘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微光。

“找到了,喏。”剑客说,并将通行证递了过去。

士兵接住看了看,通行证是代表旅行的绿色,上面有魔法协会和机械专家协会两家的认证印章,确保了它的合法性,并在其中一面上印着持有者的照片、姓名和籍贯。

士兵将通行证还给他。

“艾泽欢迎您,黄少天先生。”

黄少天抬头看飘扬在城墙上的精致针织旗帜,上面的图案是个诡异的圆形,每一处都像是开始,每一处又都像是结束。

他也许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什么站在这里,因为这里即使不是他旅途的终点,他只是来赴一场带着刺鼻烟味的约。

1.
最后一击落下,巨大的荣耀二字几乎要跃出屏幕,场馆里一时间竟然无比寂静。

坐在黄少天身边的张佳乐是第一个意识到胜利到来的,他对冠军的追求已经有些执念了,他一瞬间放松下来,瘫坐在椅子上,长时间盯着屏幕而干涩的双眼有些湿润,连一声稍微大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

黄少天也觉得很奇怪,这不是他第一次在比赛的决赛中击败对手获得冠军,但他却觉得自己体内有一股喧嚣的力量,促使着他从座位上跳起来,却没了下一个指示。

观众席里有人开始窃窃私语,先是小范围的躁动,后来扩大成整个赛场的沸腾,轮廓分明的外国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期间混着本国支持者们的尖叫。最后,败者献上掌声,粉丝给予眼泪和尖叫;解说员像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没想到斩获第一节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的竟然是西方媒体一直不怎么看好的中国队,让我们用最真挚的掌声欢迎他们走上领奖台——”;没被安排参加决赛的其他队员在台下兴奋得仿佛疯了一样,跟着现场放的国歌声嘶力竭地唱......

梦境戛然而止,黄少天睁开眼,闻到飘在空中的一缕烟味。他坐直了身子,向坐在对面的人看去。那人穿得花花绿绿又破破烂烂的,手上拿着烟斗,身边放着一把银白色的伞。那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醒了?”

黄少天露出一个抱怨的表情,嘴唇一开一合好像机关枪突突突:“叶修是吧你来的也太慢了亏我还日夜兼程赶来赴约害得我刚刚都在椅子上睡着了,看你这一身打扮怎么着是去拾荒了还是纯粹的审美清奇?你找本剑圣有什么事吗本剑圣平时也是很忙的要不是你提前三个月就发了邀请函过来不然我是不会来的好嘛。有什么事快说说说说说!”

叶修一下子笑了出来,看上去好像有些怀念的样子:“话唠你着什么急?我来和你谈谈关于梦的事。”

梦?

自己这几个月确实总是做梦,并且这些梦就像剧院里的歌剧一样是连续的故事,好像自己在不经意间就将别人的人生窥视了个遍。梦醒后也不总是还记得梦的内容,难得有几场记得,内容无非是爽快的竞技或者宁静夏日的树荫,前者叫人热血上涌,后者带来一种宁静感和归属感,还顺便让自己认识了朋友喻文州。

“你是什么意思?”他问。

叶修的表情严肃,他好像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显得有些稀奇,却又没什么违和感。

他说:“如果我告诉你,梦里的世界才是真的呢?”

-TBC-

黄少:我第一个不信。
目前还没带上老王,王吹要伐开心了_(:з)∠)_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