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全真教后援会会长

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
其实我是个好人

方王,方神中心向瞎扯淡
治愈向
关于留学的部分其实不是这样的,英国的学校普遍还要求要学历学位证明,在校学习成绩单和老师的推荐信,在外留学也没这么苦,我就是想写方神觉得自己要狗带的故事(灬°ω°灬)
BUG特别多,只是自娱自乐而已。

方士谦偶尔会想回国。
他是在退役的那一年就去了英国念医学专业,想要成为真正的治疗,但他的日子过得不太好。他英语不是很好,第一年抱着本比他脑袋还大的英汉词典四处跑,在学校图书馆学到想吐;和他一起在脏乱差街区合租的本土不良少年总是用他听不懂的俚语、讽刺的眼神笑话他。可他不能放松,他不想第一年就狼狈地被学校劝退。
他不年轻了,可却还要和身边母语就是英语的年轻人们竞争。
有段时间他一度觉得自己不幸患上了抑郁症,含着一口老血在拼命学习主修的外科之外还每天抱着一本心理学著作开导自己,看那架势颇有几分要转系的意思。后来他还是去找了医生,医生和他聊了一会儿,语重心长地说,他这只是前后落差太大所造成的心理压力,嘱咐他多喝热水。
方士谦觉得医生说得有道理,可是话是这么说,当他的论文一次又一次地被教授退回的时候,当他在图书馆看书把知识当饭吃的时候,他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压抑。他特别想回国,特别特别想微草。
特别特别特别想王杰希。
他出国之前他们顺便分了个手,在那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方士谦一直忙于出国的各项事宜的准备,读书的准备,考雅思办护照和签证,忙得像狗一样,每天晚上回到家倒头就睡,等他出国日期逼近,才闲下来。然后他猛地发现,自己和王杰希已经有好几天没见了。
这很科学,因为王杰希也忙,微草在第七赛季拿下第二个冠军,王杰希作为队长,整个夏休期都不会太闲。
“我要走了。”登机前他给王杰希发短信。
“再见。”王杰希回。
“再见。”
他来到英国之后,两人间的联系少到让人没有别的念想,这太科学不过了,中间有八个小时的时差,而且大家都很忙,好好学习好好工作,谈你妈恋爱。
这大概就是分手吧。方士谦想。
虽然他老是想起王杰希和两人之间的过往,难过是挺难过,但是再难过他也要坚持自己选择的生活。

方士谦在自己终于稳定下来之后重新以一个普通玩家的身份拾起《荣耀》,转职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思维一顿,这一顿就顿到了角色转职魔道学者成功。屏幕上的角色的脸是随机生成的,看上去严谨又温和。方士谦把他当找球手培养,追逐着在场上飞窜的金色飞贼。
但是副本和竞技场里都没有金色飞贼的身影,魔道学者板着脸飞在空中,看上去有点失落;而方士谦想抓住的那个,则飞往了苏黎世。
他没去现场,一是确实走不开,二是经他观察,那段时间的票全被预定完了。他不得不在出租屋里看网络转播。魔术师在空中守擂放飞自我,方士谦在电脑前像个疯狂的迷弟上蹿下跳大呼小叫。
咳,冷静。他对自己说,王杰希——我靠这孙子这都能怼到???杰希揍他丫的!!!
方士谦终于在毕业那一年另外租了一套条件中上的房子,他的毕业答辩完成得很好,实习成绩也好看得无话可说,堪称学渣逆袭的典范。
毕业典礼那天下着小雨,方士谦混在一礼堂的年轻人当中觉得有点留级生终于毕业的迷之羞耻感,早早地就溜了出来。
他看见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熟悉的人。
王杰希望着他笑道:“士谦,我没想到英国这么冷。”
方士谦小跑过去盯着他:“我倒觉得特暖和。”
他们在雨里交换了一个吻,笑着相拥。

END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