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全真教后援会会长

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
其实我是个好人

天罡剑的配色好好看啊!
下一个生死与共预定了!!!
先奶一下阳四花!!!大可爱性格!

终于!一百级了!
从安卓公测到现在,感觉自己还是蛮肝的,现在三花集齐,四花差毒龙,五花只有玉箫真武神雕灵蛇emmm...但是练度自我感觉还可以嘻嘻。
飞燕很可爱了,每次都要听到他说我很烦才肯去干正事www还有契合度生死与共的秋水wwww好喜欢他

哈哈哈我有雕啦!我有白扇啦!我有淑女姐姐啦!!!我的天啊我才把白扇的头发攒好他就来啦!!!!真的有除了玉箫之外的五花啊哈哈哈!!!开心极了哈哈哈!!!!

小号第一次六连
对不起我大号太非了不能让你和曦月团聚😭😭😭我真的抽不到啊

感谢咪总!!!
编队咪总 一期 髭切 江雪 膝丸 毕业老鹤的太刀队😂😂
被枪爹戳到怀疑人生后在本子上写下了苦情SADA魂归离恨,悲切光忠泪洒本丸之类的句子,就像背后说人坏话被抓住一样接回了小贞😂😂😂
奶各位一口,再立个e3捞不到号叔的flag😂😂😂

最终龙和公主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BE预警!!!!!!!
戏份超少的原创人物注意!!!!!!



退役后的方士谦一直待在北京城里,于是老早就收到了王杰希结婚的请帖。

一直非常高级趣味的魔术师估计是没拗过父母,艳俗的颜色在指间露出一角来,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直要灼伤人才肯罢休。婚期定在两三个月之后的夏休期,新郎官过完生日一脚踏入二十九岁的奔三深渊,新娘子不知道什么岁数、什么相貌,但总归是极其出色的,才能满足王杰希日益严格的择偶标准。

方士谦相当冷静地想,终于等到暗恋即将告终的一天了。

方士谦刚出道不久就因为自身的性格原因被各路黑称为方公举,叫久了之后他的粉也开始这么称呼他,开口闭口我们家方公举,甚至连他本人都已经暗中接受了这个外号。

公举就公举,又怎么啦?我就是骄横,也有人乐意惯着啊?

方公举一面这么琢磨着,一面给三赛季一出道就上位的大小眼找自己讨厌他的101个理由。

今天食堂的阿姨少给我打了块肉,肯定是他教唆的;微草俱乐部外面的流浪猫不理我了,绝对是因为那家伙把自己搞成了个行走的毛线球;最气的还是他一来就代替了林队的位置,让林队不得不离开。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大小眼的错,哪怕对方压根儿没和食堂大妈搭过话,穿衣搭配没考虑过猫祖宗们的感受,更没赶走林杰。

于是他开始在王杰希吃饭的时候刻意坐到他旁边,以期趁其不备抢回本就该属于自己的那块肉;在他撸猫的时候幽幽地走到他身后,时不时地冒出一句“猫比鼠标键盘好摸对吧”。

可惜王杰希这人自第二赛季以来一直饱受黄少天的多重摧残,身心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旁人轻易无法撼动的地步。对方士谦这个人的大部分行为都视而不见,更别说他自以为的那些完全渗透了林杰思想的谆谆教诲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和解根本不存在,因为王杰希从一开始就不觉得两人站在不同的立场里,顶多觉得这个前辈不是一般的脾气差。

看在对方这么珍惜队内友谊的份上,单方面划阵营的方士谦宣布两人就此和解,从此微草正副队要强强联手了。方公举终于抛弃了那身高傲又冷漠的华丽长裙,换上飒爽的骑士装来誓要在王杰希思想的跑马场里任意驰骋神采飞扬。

然后他发现王杰希根本不是思想的跑马场而是思想的飞龙场,他得把自己更新换代一下才能跟上那变化莫测的魔术师,不然只能当被从帽子里抓出来的兔子先生,惹观众发笑。

于是方公举升级成了方神,防风与王不留行并肩站在全明星赛场的中央。

某年全明星赛打到最后场上只剩下了防风、王不留行、夜雨声烦与石不转,看上去旗鼓相当,甚至夜雨声烦与石不转在血量上具有一定的优势。防风没有任何操作地站在原地静止了一两秒,王不留行提防着夜雨声烦随时有可能发起的进攻,一没留神身后的防风拎着斧头就直接冲向了石不转。

那场赢得格外艰难,A队胜利的时候场上最终只有防风一个了,石不转被带走前读了个神圣之火,夜雨声烦趁机带走王不留行后被防风的斧头扫中不幸壮烈,全场哗然。

当天晚上各位选手们年课举重撸串时,早被禁酒的方士谦就着茶多酚大放厥词,畅想假如自己是个dps,联盟可以不用搞了反正冠军被微草承包,换来一片嘘声。王杰希坐在他旁边,拉了下他的衣摆,说你干嘛。

方士谦转头去看他,发现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里像是落满了星辰,明亮而动人。

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个身着盔甲的龙骑士,他的不苟言笑的龙用充满笑意的眼神望向他,作为带回大量猎物的嘉奖。

我帅吗?他突发奇想地问王杰希。

帅,你最帅。王杰希哭笑不得地答道。他抬手似乎想摸方士谦的头,可最后又将手缩了回去。

方士谦于是盯着他的手不移开视线,一直等到回了酒店才又开口说了一句,你这大小眼别老没大没小的啊。

同时他也在心里想,虽然我也不太介意就是了。

王杰希又笑了,他说我知道了,前辈早点休息。

直如方士谦头一次对自己的性向产生了怀疑,因为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觉得王杰希好看了。

这不科学!他在心里哀嚎,再怎么说也要周泽楷的脸吧!

可惜方士谦在别的方面上敢想敢做惯了,偏偏涉及到了感情的时候怂了,一怂就到了退役。

彼时他正坐在王杰希宿舍的电脑桌前,一本正经地和对方商量自己的欢送会应该怎么办。

不然你们一人满足我一个愿望吧?他异想天开到,每个人答应我一件事。

不可能,谁知道你会不会胡来?王杰希立马答道,不过我可以私底下答应你一件事。

方士谦和他对视良久,都说是天蝎座爱恨浓烈,他却觉得自己比别人都要来得淡泊。

那这样吧。他说,你答应我,不在我前面脱团背叛联盟单身汉组织,你要是食言了,要请我们吃一顿好的。

好。王杰希说。

你这也太省事儿了,赌约婚礼合并啊。

把封得严实的厚红包递给王杰希时方士谦笑着说。

王杰希没搭话,只是笑着。新娘子换好了婚纱姗姗来迟,的确是长得极漂亮的,栗色的长发随着她的走动在腰间晃荡,看上去如同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

真好看。方士谦由衷感叹道。

谢谢。王杰希说,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几分,有些和他记忆中烧烤摊上的那个笑容重合了。

公主没有等到她的王子,龙骑士与龙分开离散,现任儿童文学作家方士谦是绝写不出这样的情节的,可他却不得不为自己的故事写下这样的结局。

故事的最后,王子全程没有出现过,龙与公主迈进了婚姻的殿堂,龙骑士独身一人踏上了一条全新的征程,只是他偶尔会想要回头看一下,然后对那些围在他身边听故事的孩子们说自己从前是名龙骑士,只是他的龙不见了。

END

天啊阿尼甲!!!!!!
今天下午才立了万魂前不奢求阿尼甲的flag晚上鹤丸他们就把阿尼甲带回来了!!!!!!!表白我本丸的每一把刀!!!!!特别是鹤丸,对我真是太好了!!!!!

只是个脑洞
精灵方神和蔫坏(?)老王,可能会扩写

他一脚踩在地上的落叶上,包容的木之妖精善意地隐去了这声响,以防打扰到不远处正在吹奏乐曲的精灵族青年。这乐曲悠扬而温柔,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美好梦境忽然展露在了人的眼前。

王杰希有些呆住了。

他从很远的地方,带着一腔热忱跋山涉水,只为了求证传说中那些温和慷慨的精灵是真是存在的。这个孩童般的想法被很多人嘲笑过愚蠢,而现在他站在了这里,不远的地方尖耳的精灵正吹奏着绝美的乐章。

知道一曲终了,他也没有出声。

“你还要听多久。”精灵忽然转过身,“烦死了!再听我要收费了!”

......精灵好像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

精灵继续道:“一枚银币一首啊!要不我就揍你哦!”

王杰希强忍住笑意,从背后背着的包里摸出了一个绣着银线的小袋子,满眼期待地看着他:“这里面有五十枚银币,请开始吧。”

“......”精灵说,“我真的会揍你哦。”



后续是方神真的扑上来揍人了,然而老王闪避max(*σ´∀`)σ

有没有超过四十级的婶婶来互相填一下邀请码呀?
23n5w5gjxa,一起来玩,相互帮助呀?

那个打扫罪恶之城的魔道学者是不是想撩我

方王向,北美吐槽君体:-P

 

荣耀吴彦祖!荣耀吴奇隆!求翻牌!

如果能选上那就叫“那个打扫罪恶之城的魔道学者是不是想撩我”!

本人ID防风,男,脸是系统脸跟本题没什么太大关系,他主要是折服于我的技术所以我就不说了,职业守护天使,事情看题目就知道发生在神之领域。

我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那天是个星光灿烂的好日子,我开着小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就想去罪恶之城搞个日常!多正常啊,就像是每一个荣耀玩家会做的那样。

跑图跑了十分钟,一踏进罪恶之城我就感到一阵蛋疼,然后我抬了个头。

工会里那些叫魔道爸爸们男神的姑娘们总是拿“星光下他骑着扫把向你飞来”的场景来给我洗脑,可是你们知不知道,这件事真的发生的时候,有多气人!!!

我一抬头就看见一魔道骑着扫把直冲我脸上飞过来!

他TM的当在玩极限挑战啊!!!落地还有两米空中悬停强制停了下来,而我被他扫把一戳倒飞出去五米!!!!我可去他妈的!!!我当时那个气,开了语音就骂,隔了半天他在近聊里打字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说话啊?我隔这么远听不清楚。

气死我了,辣鸡魔道,辣鸡荣耀。

我:我不管,你撞掉我半管血,站那让我削你。

他:......

我拎着斧头就上去了,结果这个辣鸡魔道居然直接下了扫把!

这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好气啊我要去换个狂剑的号了!

然后这个辣鸡魔道!竟然在原地开始待机了!

你们知道他的待机动作是什么吗?!对的,居然是扫地!!!

妈的扫地!!!

我的信仰都受到了侮辱!!!还说什么呢,自杀回城吧。

然后我斧头被爆出去了。

我在神之领域混了这么多年,爆过装备数十,头一回自杀爆武器出去。

事情还没完,当时有点晚了,罪恶之城都没几个人,我电脑延迟显示只有五十几,就琢磨着回去和那个魔道交涉一下能不能把斧头拿回来。可是等我回去时那个魔道还在扫地,而我的斧头,仿佛一个垃圾,在他的扫把底下,正被环卫工人打扫。

还说什么呢,垃圾游戏,我选择GG.

魔道可能突然良心发现,不扫地了让我把斧头给捡起来,还递给我一个组队邀请。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头脑一时不清醒就点了同意。就想看看他又闹什么妖。

然后,他,开怪了。

你们也知道,罪恶之城这地方,仇恨不是一般混乱,顿时我和他就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只好动用我那36D大奶奶他,免得我俩双双扑街。

我开语音吼他:干嘛呢就开怪!我和你很熟吗?!

他没开,打字:我观你面相觉得我俩颇有缘分,和我一起刷个挂件吧。

然后他二话不说骑上扫把上了天,飞行轨迹稀奇古怪,自己就放生了自己。

这里我想提醒一下各位CD短打击感强的魔道爸爸战法爸爸拳法爸爸们,你们打架是很爽,但能不能回头看一下拼命怜爱你们的奶妈们,有点委屈。

说回来,刷什么挂件啊!大老爷们儿就该去野外打架挥霍青春!!

可我不仅没有退队,还一直帮他加血。

脖子酸痛,头脑不清,可我们那天实在太黑了,在罪恶之城浪了三个多小时,愣是啥都没刷出来。

结束的时候他解散了队伍,又开始待机扫地。

他:你先走吧,我扫会儿地冷静一下,长这么大从没这么黑过。

我:......

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锅,虽然我不是亲友里最黑的而且胸大,但手黑已经成为我的一种种族天赋了,对方圆百里都能造成一定影响,开团从没出过橙装,挂件掉率小于50%我都摸不出来,有点愧疚,下线遁了。

结果第二天我上线的时候看见他在我五米开外的地方用同样的方法搭讪另外一个奶妈,我没忍住,冲过去开了天使威光。

我:你干嘛,有完没完???

然后我俩又组队去刷怪了。这么刷了三四天吧,终于给我刷出来了。搞半天他就是为了刷一个眼罩啊!!!我俩刷了三天!!!好气啊你仿佛在逗我笑!!!

然后他交易给我一个耳钉!是的,一对中的一个!

重点来了啊同学们!

我:另外一个没刷出来?

他:刷出来了啊。

朋友们,你们大声告诉我!这个魔道是不是在撩我!!!

有认识他的人麻烦告诉他,这样是撩不到的!你要送花啊!






这其实是个方神想太多的故事_(:з」∠)_后续没写完